您好,欢迎中国社会监督报!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在线投诉  
网站首页 实时动态 关注民生 法制报道 文化教育 反腐倡廉 食品医疗 社会观察 矿产安全 民生投诉
地方调研 深度报道 安全生产 国土交通 高层论坛 警坛风云 专题报道 法制监督 律师风采 理事单位
今日推荐
习近平以实干精神筑牢改革之基
【看三地如何严查"车轮上的腐败"
习近平要求这样对青年进行政治引领
习近平的“治国理政观”系列特稿十
习近平:领导干部要多读一点历史
水松缘"消费返利涉嫌非法集资引众
河南新密:素心园别墅如何被规划局
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学习贯彻党的
澄城国土局为何对改变土地性质行为
抗战老兵黄井贤:保家卫国是一种荣
热门关注
抗日战争为粉粹法西斯战役扛起大旗
原配与小三和睦相处10余年 因拆
文化改革首入考核,指挥棒“棒”指
习近平等到代表团和代表一起审议
城管局长给瓜农发“西瓜地图” 引
【亲情故事】被开除以后
专家答“官德”六问:权力腐败从官
美媒称中国是“被遗忘的盟友”:对
澄城国土局为何对改变土地性质行为
八旬老兵:当年我也是“小兵张嗄”
证件查询
姓  名:
证件号码:
      
详细内容
浙江蒙冤叔侄接受采访:警方曾连续逼供7天7夜


来源: 央视网


  被冤入狱叔侄介绍遭逼供过程 被狱霸殴打无人管

  央视4月7日《面对面》,以下为文字实录:

  王宁:刚才的郭川让我们看到的坚持的分量,而本周还有两个人的坚持更加触动我们,他们的坚持时间更长,为了争取自己的自由,他们坚持了整整十年,他们是一起冤案的当事人,就是照片上身着囚服的叔侄儿子,叔叔叫张高平,侄子叫张辉,安徽歙县人,十年前,在强奸杀人的罪名之下,两个人锒铛入狱,十年之后,法院宣判他们无罪,在无罪判决书上签字之后,两个人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张辉:我拿着判决书时,确实心里高兴。

  张高平:兴奋高兴,真的高兴。

  解说:3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再审,做出了张高平、张辉无罪的判决,本周,叔侄两人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依然还没有从重获自由的兴奋当中走出来,然而在久违的笑容背后,我们更多的感受到却是他们背负十年冤屈的伤痛。

  张高平:真的,我能活着回来确实不容易。

  张辉:可以说那个时候是家破人亡了。

  解说:十年前张高平叔侄两人做运输生意,2003年5月18日的晚上,他们驾驶一辆货车从歙县出发去上海送货,经过他人的介绍,同县的一名17岁的小姑娘王某搭乘他们的车去杭州,然而王某却在此日被人杀害,他的尸体在杭州市西湖区的一个水沟里被人发现,全身赤裸,之后张高平叔侄两人被认定为强奸王某的犯罪嫌疑人,5月23日,他们被杭州市警方刑事去留。

  张辉:后来就是在那里提审了几天几夜嘛,不让吃不让睡,又饿又困,简直是跟死了差不多了那时候。

  王宁:他们问你最多的是什么问题?

  张辉:最多问的问题就是,他说你怎么把这个女的给杀的。

  王宁:你怎么回答?

  张辉:我说我不知道,但是搞了几次下来之后,我受不了了,他硬要我承认,我说把这个女的拉下车,我用个石头把她砸死了,他说不是这样子的,他说,他说你是把这个女的强奸了,然后把她掐死了,用手掐死了,他说。

  解说:按照张高平叔侄两人的说法,王某在杭州市区下车之后,他们就继续开车前往上海了,王某的死和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然而在公安机关的突击刑讯当中,他们发现自己开始一步又一步的深陷进这起刑事案之中,而无法脱身。叔侄两人声称,他们遭到了刑讯逼供,不得不承认了所谓的罪行。

  王宁:但你承认自己犯罪了,那有可能也会面对死亡啊。

  张高平:但是七天七夜还不是,像我跟你,坐在这里跟你谈,我要站在这里站七天七夜,也不给我吃,吃了有半盒盒饭吧大概,那七天七夜,不是像这样光站在那里,他还要搞你啊,他还折磨你啊,不是说光不给你睡觉,他还要叫你蹲马步啊,手像这样子,背后铐起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嘛,我就说我杀人了嘛,他就问我,你怎么样把她搞死的,我就乱说嘛,我说用榔头,用扳手把她砸死的,他问我尸体运到哪里去了,我给他搞糊涂了。

  解说:2004年2月23日,浙江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张高平叔侄两人犯强奸罪,向浙江省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案件一审的过程当中,法院所采纳的证据显示,张高平叔侄两人在公安侦查阶段,检查机关批捕阶段多次供述了强奸某某致死,并抛尸的罪行,张高平叔侄两人的口供究竟是不是遭到刑讯逼供所致,今年3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对此做出了这样的认定,不能排除公安机关存在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情形。

  张高平:我没犯罪嘛,态度不好嘛,那一天所以说把我带去,他说,你每次态度不好,他说6.26快到了,过几天把他拉出去枪毙了,我说,我都没开庭,你怎么给我拉出去枪毙,我就问他们,他说我是公安厅督办的案子,如果你态度好一点,可以给你开庭的,就是这样子嘛,我也不懂得法律,我一回来的时候,号房里的人看见我脸色有点不大对进,他就问我咋回事儿嘛,我就跟他说了,他说这个只要你态度好一点,他们就不从严从重从快了,那你就写个态度好一点的,承认自己,认个错嘛,他说要么我帮你写一份,你自己看看,你愿意抄就抄,你不愿意抄你就不抄嘛,还搞包烟给我,我也不敢不要, 我不要他们要打我的,我就拿下了,接下来了,他就写了嘛。

  王宁:他写的什么?

  张高平:就是我侄子强奸,我按腿啊,你说是不是神话故事啊,我不说不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就打我了嘛,烟给你骗去了。

  王宁:你仅仅害怕挨打,就写了这个承认自己杀过人的,这份自首书吗?

  张高平:我被打得受不了了,我被他打得没办法,我抄。

  解说:张高平讲,也就是在这样的胁迫之下,他写下了一份认罪书,而张辉回忆说,一名关押在同一间室,叫袁连芳的犯人同样胁迫他写下了认罪书。

  张辉:当时我关在袁连芳那个号里的时候,我去的时候它里面有三个人,我去是第四个,我一进去我就跟袁连芳说了,我这个案子我没有做,然后他就跟我说,这个事情你不用跟我说,从头到尾我都知道你是怎么个作案的经过过程,抛尸抛在哪里他都知道,从头到尾给我讲了,讲过以后嘛,他要我,他说我到时候,我帮你写一份,你抄一下,叫我抄,我不抄他就要打我,蹲到厕所里去,蹲马步,打我。

  王宁:为什么你不寻求帮助。

  张辉:没人帮助我啊那时候,跟看守所民警反映过,他们都不理我,没人帮我,因为我只关在一个笼子里,包括他们在内就四个人,一直被他们打得,喊得都没人知道那种。

  王宁:那时候你有可能不去写这个认罪书吗?

  张辉:我也想过不写啊,但我那种情况下,我没办法。

  王宁:怎么就没办法。

  张辉:因为他们这种人根本就是不讲道理啊。

  解说:在今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起案件进行再审的过程中,浙江省检察院的检察官找到了袁连芳,他承认,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是在配合警方。2004年4月21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了一审判决,分别以强奸罪判处张辉死刑,张高平无期徒刑,而叔侄两人承认罪行的口供,以及认罪书,包括那个犯人袁连芳的证词都成为了这次判决的重要依据。

  王宁:当你拿到一审判决书的时候,那时候你绝望了吗?

  张高平:一审判决书我没有绝望,我不是跟你说我生气。

  王宁:你气什么?

  张辉:我气这个判决不公正嘛,这么简单的案子,你还这样子判我们。

  王宁:但是当你看到一审判决书,你是死刑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张辉:那时候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啊,我想他们都没有什么证据,他就判我死刑,我想这就是口供,人家逼我的,刑讯逼供的,我在庭上喊冤枉嘛,哭着喊冤嘛,但是他们没有理我。

  王宁:那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

  张辉:我那时候心里在想,法律这么不公正,最起码要有直接的证据嘛,能定我们罪嘛。

  解说:然而案件当中的直接证据并没有像张高平叔侄两人期望的那样,帮他们洗清罪名,特别是警方所提取的被害人王某的指甲末端鉴定出了一名男性的DNA,通过检验,这份DNA与张高平叔侄两人无关,也就是说,强奸王某致死的可能还有第三个犯罪嫌疑人。

  王宁:在采访当中,张高平对我说,DNA这条线索是当时他内心最大的希望,而案件走到这似乎也出现的转机,如果真的能够找到第三个犯罪嫌疑人,张高平叔侄两个人也许就能够洗清自己的罪名,根据媒体的报道,当年杭州警方的侦查人员曾经三次去过安徽,试图查找出第三个犯罪嫌疑人,但是都没有结果,最后不了了之,于是,办案人员绕开了DNA这条线索,将重心重新转向了张高平叔侄的有罪供述上面。

  最后在直接证据缺失存在很多的疑点的情况之下,把案子结了,然而时隔八年之后,受害人王某指甲某段鉴定出了男性DNA经过重新的审查查询比对,和一名罪犯郭某某的DNA吻合,而郭某某已经在2005年因为杀人盗窃罪被执行的死刑,如今我们依然没有办法推测这起案件侦办审结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对于张高平叔侄两个人来说,他们似乎真的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解说:2004年10月19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于张高平叔侄两人的案件进行了二审宣判,以强奸罪判处张高平有期徒刑15年,判处张辉死刑缓期两年之刑。

  王宁:当二审你看到,你的这个刑期改成死缓的时候,你怎么想?

  张辉:最起码我保了一条命,我还有机会去申诉,如果真正把我打掉了,把我枪毙了,可能我这一辈子也就是冤死了。

  张高平:人家死刑改为死缓,无期改为十五年,高兴得来不及了,我哭得爬不起来了,隔壁号房的人说,这个人恐怕真的是冤枉的,哭得这么伤心。

  王宁:那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

  张高平:我就知道我要坐牢了,没这么简单了。

  解说:二审判决之后,张高平叔侄两人进入了浙江省属地的监狱服刑,2005年,张高平从浙江调到新疆石河的监狱服刑,三年后,张辉从浙江调到新疆库尔勒监狱服刑。在狱中,两人始终没有放弃对案件的申诉。

  王宁:那个时候你觉得上诉会成功吗?

  张辉:我也不知道那时候,反正我一回到笼子里,我就开始写申诉状嘛。

  王宁:你写了多少份申诉书,你自己有印象吗?

  张高平:反正我邮票是买得最多的,家里我哥哥一次寄邮票都寄七八十张给我,我怕信丢掉,我每一次的我都贴五张邮票,我估计那也数不清了,那天我说我寄了一麻袋都有。

  王宁:当信寄出去的时候,你内心有希望吗?

  张高平:石沉大海,又石沉大海啊,都是石沉大海。

  王宁:所有的信都石沉大海,为什么你还要继续寄。

  张高平:我始终坚信法律是严肃公正的,你现在不答复,最终会有结果的,我知道的。

  王宁:那个时候你没有想过,也许一切都没有办法改变了吗?

  张辉:我自己坚信,因为我这个案子,我自己知道,我是清白的,我一定要申诉,我不能半途而废,我就是哪怕是申诉到刑满释放,我出来也还是要申诉,因为我那样子,如果我不去申诉,那人家就更认定你是个强奸犯了。

  王宁:你害怕这个罪名你背一辈子。

  张辉:我怕,因为这个罪名不与其它的罪名一样,强奸的罪名,强奸的罪名背了,一个家,上上下下几十号人,都是一个侮辱啊。

  解说:入狱之后,张高平的妻子和他离了婚,打掉了已经怀孕的孩子,张辉已经订婚的女朋友和他分了手,张高平的哥哥,张辉的夫妻张高发,也一直奔走在申诉上访的路上,强奸杀人的罪名就像乌云一样笼罩着两个家庭。

  王宁:一开始你都拒绝跟家里人联系。

  张高平:对。

  王宁:为什么呢?

  张高平:你像我打电话,给我大哥,我女儿站在边上,我大哥说你跟你张灵说两句话嘛,我说不了不了不了,我没话说,我没话说。

  王宁:你心里不想她吗?为什么不说。

  张高平:想啊想啊,我怎么对她说。

  王宁:你告诉她你是冤枉的啊。

  张高平:这个她们是相信的,但我女儿,啊又没把她抚养成人,还让她背个强奸杀人犯罪名的父亲,上学啊什么,家里都被人歧视,你说我怎么去跟她们说啊,人家背后小学生吵架的时候就说她,她父亲是个强奸杀人犯,你说心里,我女儿,虽然我看她也有点懂事了,她去打工,人家跟她一起干活的人,背后都议论,给她听到了,她躲到被窝里哭。

 解说:在狱中张高平不停的写申诉信,不停的像监狱民警诉说冤屈,还大量的研究各种杀人案件,他说,想要找出自己案件当中杀害王某的真凶,另外,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张高平偏执的坚持伏法,但不认罪,劳动拒不减刑。

  王宁:我们知道你在监狱里面拒绝减刑,为什么啊?

  张高平:我没犯罪,我咋减刑,你要叫我写犯罪事实,不是说减刑就减了,还要叫你写犯罪事实,认罪悔过书,时不时地叫你写,发个东西要你写出作案的目的,作案的动机,时间地点,那些东西你咋写。

  王宁:可是相比坐牢的那种痛苦,能够减点刑早点出来,难道不是更好的事吗?

  张高平:那个我晚上写那些东西,你要硬要叫我写,我天天睡觉都心绞痛,你们感受不到的,你没被冤枉,你感受不到的。

  王宁: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张高平:心绞痛啊,就是跟一个石头一样的,往下沉一样的,痛啊,那个滋味,我宁可待在监狱。

  王宁:而在减刑这个问题上,侄子张辉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说,他要做两手准备,一方面要争取减刑,而另一方面要继续申诉,因为在监狱当中表现良好,他先后从死刑减为了无期徒刑,从无期徒刑减成了有期徒刑,在采访当中,两个人反复强调说我们一直要申诉,绝对不放弃,他们坚持法律的严肃和公正,也坚信他们的案子一定能够得到平反。也就是这种信念的支持之下,命运在等待之中悄然发生着改变。

  解说:他叫张彪,62岁,是晋江石河子市人民检察院一名退休的检察官,2007年的夏天,作为检查系统负责石河子监狱的驻监检察官,他第一次见到了正在服刑当中的张高平,这次见面的直接原因是因为监狱干警反映张高平不认罪,不断地申诉,监狱干警希望张彪能够帮他们,督促着这名重点改造对象的思想工作。

  王宁:您见到他的时候觉得他跟其他犯人哪儿不一样?

  张彪:就是一个不认罪服法的感觉。

  王宁:用什么方式表现?

  张彪:他不报告。

  王宁:他不报告。

  张彪:不按这个流程报告,如果是报告说,报告,检察官,我叫什么名字,我是什么什么监狱,什么什么罪犯,判什么罪,多少年,现在多少年,还有余刑多少年,他要把这一系列报告出来,就认可自己是罪犯了。

  王宁:这是一个流程,他必须要遵守这个流程。

  张辉:他不遵守。

  王宁:那您当时怎么对待他的?

  张辉:他没报告就不报告吧,叫他坐下说话,他们那个犯人按道理是蹲下说话,蹲下,我说那你坐在凳子上说。

  王宁:他是什么样的状态?

  张彪:他哭得非常伤心,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

  解说:也就是这次见面,张彪开始了解张高平叔侄的案件,因为平时也会见到很多犯人都会有情绪上的宣泄,张高平的哭诉一开始并没有引起张彪的格外重视,直到2008年,《民主与法制》杂志的一篇报道引起了张彪的关注,因为报道当中提到了一个作伪证的犯人袁连芳,而张高平叔侄的案件当中也出现了这个人的名字。

  张彪:就是河南发生一次命案,这个被告人被无罪释放了,无罪释放,其中这个文章提到一个(作)伪证的证叫袁连芳,我说怎么河南一个袁连芳,怎么浙江也有一个袁连芳,同名同姓一个字不差,都是作证的人,我就觉得奇了怪了。

  解说:之后的时间里,张彪又多次找到张高平,深入了解他的案情,对于案件当中存在的诸多疑点,张彪和张高平进行了一次详谈。

  王宁:这次和之前的谈话有什么不同?

  张彪:以前谈话就是不做笔录的,就是做笔录的时候就是仔细地,长达很长时间地谈,从上午谈到下午,几个小时谈话,不间断地谈。

  王宁:能深入到什么程度?

  张彪:就是很多的细节,我主要是针对细节问题,怎么作案,在哪儿作案,案件发生了什么问题。

  王宁:您刚才特别提到,每当张高平向您哭诉,他被刑讯逼供的时候的样子,你就整夜都睡不着。

  张彪:他那胳膊上有哪个烟头烫伤的那个痕迹,两个胳膊都有,很多,他给我出示,我看了。

  王宁:当时您看到之后什么感觉?

  张彪:感到有点痛,很痛。

  王宁:心疼他,很痛。

  张彪:不应该这样子。

  解说:后来在河南人案件当中做伪证的袁连芳被确认与张高平叔侄案件的袁连芳是同为一人,2009年张彪将张高平的申诉材料重新整理,连通谈话笔录寄给了浙江的向光部门。

  王宁:但是没有回应。

  张彪:没有回应。

  王宁:按照常规,或者说按照规矩他们应该回应吗?

  张彪:应该回应。

  王宁:如果他们不回应,我们做不了任何别的努力吗?

  张彪:那还是继续再寄吧。

  王宁:这样反反复复寄了多少次?

  张彪:有五六次吧,有五六次。

  王宁:多没有回应?

  张彪:都没有汇映性质。

  王宁:除了继续寄没有别的任何方法。

  张彪:等待。

  王宁:我怎么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您跟张高平的心情是一样的,不断地写申报材料,不断地表达自己的这种愿望,但却没有回应,觉不觉得?

  张辉:我觉得我的心态是按照职业要求来的,工作状态,就是应该做的事。

  王宁:但是那时候你想没想过他也跟你一样?

  张高平:我知道。

  王宁:也很着急。

  张高平:肯定的嘛,肯定的嘛,他一次次,一次次地来,而且他还承受很大的压力,他作为检察官他不可能说他承受很多压力,但我知道,因为他一来接见我,我是个刺头嘛,警官都在以为他,在后面给我撑腰嘛。

  有一次张检察官跟我谈话谈到中午了,因为他是检察官,你们是监狱干警,你们是同一个身份的嘛,检察官跟监狱干警可以说是同等的嘛,连个干部饭都不给他吃,干部工作餐都不给他吃,打一份劳改饭,打一份我吃的菜给他吃。

  王宁:那你知道之后心里是什么感觉?

  张高平:他还叫那个劳改犯给张检察官多打一点,那个张检察官吃的,吃的一点油都没有的粉丝,吃了两口,我真的感动得流泪了,你别说这些,你换一些我心里高兴开心的事,行不行啊。我真的,我很感动的,所以说嘛,我真的坚信法律是严肃公正的,有好检察官,好人多的。

  解说:2010年在退休前夕,就张高平叔侄两人案件当中的申诉情况,张彪给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的负责人写了一封长信。

  王宁:您怎么写的?

  张彪:我说我马上退休了,在我的工作中遇到了一个案件,服刑人员的一个情况,这个情况比较特殊,我们发现了一些问题,请引起你们的重视。

  王宁:有回应吗?

  张彪:他们打来电话说,你们寄来的材料收到,我们正在着手处理,向有关部门(反映)。

  王宁:那时候您觉得您所有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吗?

  张彪:还是开始,因为深入的调查工作还没有展开。

  王宁:但那个时候距离您退休已经很近了。

  张彪:很近了,但是这个事还没解决。

  王宁:纯粹地从流程上走,您已经完成了您的本份了,把问题发现了、转交了、申报了,您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张彪:我们的工作没有结果啊。

  解说:2011年,张彪从驻监检察官的位置上退休了,令他感到欣慰的是,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在收到张高平叔侄两人的申诉材料之后,对案件开展了审查,2012年10月,形成了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书面审查意见。2013年3月,经过不公开开庭审理,作出了张高平叔侄两人无罪的判决。

  王宁:他现在已经无罪释放了,回到安徽老家了,跟您联系了吗?
张彪:联系了一次。

  王宁:打电话?

  张彪:打电话。

  王宁:说什么?

  张彪:说张检察官,我被无罪释放了,哦,太好了,我为你高兴。

  王宁:您说您为他高兴。您现在再说起来的时候眼睛里还有泪。

  张彪:就是盼到那一天了,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王宁:我们必须要付出十年的等待吗?

  张彪:但是它来了,不过就是迟了。

  解说:出狱之后,容貌已改的张高平和侄子张辉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亲戚邻居热情的欢迎他们回家。阔别十年了,早已是物是人非,村里别的人家都已经盖起了高楼,过上了富裕的生活,可是自家的老宅子已经破落不堪。

  王宁:你说十年你最大的改变,你原来特别爱说话,现在不爱说话,就只有这些吗?

  张辉:也不只这些,失去了我的青春,失去了我的自由,包括我父母亲我整个家族,失去了很多。

  王宁:这些都能重新找回来吗?

  张辉:找不回来了这东西,时光过去了还能找回来吗?

  王宁:那你想过你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吗?

  张高平:病看一下,再适应一下,现在出来了,路都不会走,这个皮带搞得不知道怎么系,搞得满头大汗,系个皮带都不会系。

  王宁:因为在里面不用系皮带?

  张高平:不不,里面就是一个口子就行了,有的是松紧裤的,有个松紧带。

  王宁:当你连皮带都系不上的时候,你心里是什么感觉?

  张高平:我说连个皮带都不会系,以后生活咋过,我现在想的是这样子的,我只会开车嘛,等我恢复过来了,如果能让我搞个中巴车开开就行,公交车啊。

  王宁:你还是想去工作是吗?

  张高平:那我不工作干吗,这个事情,这阵风平静了,我还是我了。

  王宁:在采访结束的时候我问张高平,假如这一切都不发生你在做什么,张高平跟我说,他是一个想出人头地的人,十年前当他买了火车跑运输的时候,村里很多人买辆摩托车都困难,那个时候他有自己长远的梦想,想让家里的人生活的更好一点。这十年,他为洗清自己的罪名而活着,而如今罪名已经洗清了,非常现实的生活又在等待着他。法制的本意往大了说是维护公平和争议,往小里说,是保护咱们老百姓的生活,因为一旦出了错,他会毁掉一个人的一生,毁掉一个家庭的幸福。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张高平在法庭上说的那段话,他说,今天你们是法官和检察官,但是你们的子孙不一定是检察官和法官,如果要是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你们的子孙也可能会被冤枉,也可能会徘徊在死刑的边缘。我想这句朴实的话,会令我们每一个人起敬和深思。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管理

网址:www.zgshjdb.com  投稿:zgshjdb@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监督报 © 2009-2014